[    【裙酒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

    “本公子替你做主!”言翊站起身,宽大的衣袖甩背到身后,“走,我要亲自去会一会那小子。”



    “嘭!”



    “阿鹰老大,发生什么事了?”小油条也带着众恶俗小厮跟到阁廊,他转头看向一楼满地的茶具碎片,仿佛心在流血,“我的天啊,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买来的啊!”





    “像!哈哈哈!”

    锦州,鸣鹰茶馆。

    “哐啷!”

    不等吉琅樱回答,他又面向身边的恶俗小厮们,轻蔑笑道:“传闻中的狠戾人物居然生得这般小家碧玉,你们说他像不像个娘们?”





    吉琅樱和言翊带着各自的恶俗小厮,从南北两方聚集到约定地点。

    留下善后的小油条替犀牛拔出羽箭,幸灾乐祸道:“东源的人还想管理我们西川的人?可笑。”

    众小厮们异口同声,眼里满是对吉琅樱的敬重和信任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两鬓斑秃,神情格外嚣张,“我是东源首察大人手下的犀牛,把你们叫鹰的老大喊出来!”



    言翊垂眸陷入沉思,既然西川王时刻监视着他,那他倒不如主动前往敌方眼皮底下。



    沿街的商铺吆喝着熙攘人群,除夕元宵的红灯笼还飘在枝头。

    













    “在锦州生存,凭的是本领,不是样貌。”吉琅樱将长弓收回臂弯,潇洒地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阿鹰老......啊不,谢谢阿鹰!”小油条捧着碎银,泪眼汪汪。

    “说了叫我阿鹰就好。”吉琅樱把沉甸甸的荷包放到桌面,“这是海盐佣金,按照之前的比例分发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小油条收起荷包,又从怀兜里拿出账簿和几颗碎银放到桌面,“这是茶馆本月利润和流水账目,请阿鹰老大过目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们首察大人想征用你们的人力和地盘。”犀牛吊儿郎当地翘起二郎腿,昂抬着下巴凝视吉琅樱,“趁我没动手之前,快叫你们老大出来吧!”



    吉琅樱背着长弓走进二层末端的厢房,恶俗小厮们赶忙用衣袖擦拭起木桌和椅凳。





    “顾名思义,蓝鹰帮每个人的额头都绑着蓝带,首领是个叫鹰的人。|?爱阅讀l○ve?ueDu.С〇М|”犀牛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,“传闻此人是锦州最狠戾的恶俗小厮,不仅骑术了得,百发百中的弓箭能射穿五米开外的移动猎物。”

    茶具破碎的声音从楼下传来。

    “真这么厉害?”言翊轻蹙起眉头,提出质疑。





    “我说了别叫我老大。”吉琅樱轻声强调着,眼睛向犀牛瞟去,“东源的人,来踢馆。”

    “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?”吉琅樱拍了拍小油条的肩膀,“你辛苦这么久,这是应得的。”



    所有人都相信眼见为实。

    说完,她又看向其他恶俗小厮们,认真道:“大家听着,下月我们的工作量会增大,但佣金自然也会增多。想要尽快赎回家人,就打起精神干!”

    “你!”犀牛想要反驳,但血流不止的伤口让他不禁紧咬起牙根。

    犀牛耸肩摊了摊手,“传闻真假难辨。”



    不知其来意的吉琅樱沉下脸色,她悄悄握上挂在腰间的箭筒,琉璃瞳里充斥着警惕,“你找他有何贵干?”



    晴朗正午,锦州市井车水马龙。



    清风客栈。



    小油条疑惑地歪了下脑袋,“茶馆今日分明还未开张,怎么就有客人了?”



    “鹰老大,您回来了。”掌管账务的小油条殷勤地迎上前,拉着吉琅樱入座。



    言翊盘腿坐在竹塌上,全神贯注削着羽箭。



    “好!”言翊自信地扬起嘴角,“好!本公子就去探探传闻虚实!”



    在一片哄笑声中,吉琅樱拔出羽箭,拉弓、脱手——



    吉琅樱不屑地轻哼一声,松开了握在箭筒的手。









    “喏。”小油条从衣袖里掏出一瓶创伤膏,“虽然你弄坏我们茶馆不少东西,但我们老大说要日行一善,国家才会和平。”



    “嗯嗯嗯。”犀牛点头如捣蒜,并将包着纱布的左手怼到言翊眼前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左手和木桌钉在一起的犀牛吃痛嚎叫着,哄笑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不用加老大两个字。”吉琅樱无奈地叹了声,将青瓷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,“账本就不看了,本月的利润就给你吧,去赎回被变卖到禹国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战败而归的犀牛风风火火闯进言翊的房间,将茶馆的事绘声绘色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羽箭击中犀牛搭在桌面的左手,箭头从他的手背穿透进桌内。









    “当真?”言翊放下刻刀和羽箭,俊朗的脸庞写满质疑。

    “来者非客。”吉琅樱锁起眉头走出厢房,只见一楼坐着一群生面孔的恶俗小厮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



    犀牛诧异地瞪大眼睛,“你就是鹰?”






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加入书签

目 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