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    【裙酒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

    “跑了也罢。”坐在首席的言翊书写着什么,并无责怪之意。





    孤月悬空,染亮漂浮在侧的云朵。



    “为什么世子能知晓真正的交易地点

    戎尔率军归来,被擒押的斐竹蓬头垢面,残破不堪的黑衣下是鲜血淋漓的伤口。

    吉琅樱扫视了一遍密函内容,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万事俱备只欠东风。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

    戎尔将佩剑向黑衣人的帽帘抛去,黑衣人立刻扭头躲避,飘起的帽帘被佩剑刺穿。

    弯月逐渐褪去光亮,昼夜正值交替期,天际露出鱼肚白。



    言翊将密函摊展在吉琅樱面前,得意道:“你来看看本公子的书法如何?”

    “阿鹰,本公子不允许他人伤你一分一毫。”言翊轻抚着吉琅樱的后背,他的语气平缓柔和却有一种肃杀之气,表情像是杀了只畜生般毫无波澜。



    “我估摸着,刀疤的军队快要到达澜汀阁了。”吉琅樱从鸽笼中抓起只黑尾白鸽,将密函绑到了鸽腿上,“首察大人,您将坐收渔翁之利。”







    吉琅樱传来的假密函被撕成两半,依稀还能看清内容——



    “噗通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寒风穿过峭壁缝隙,戎耳松开石块,同沙尘一齐落地。

    言翊在顷刻间从吉琅樱腰间把出羽箭,向斐竹的脖颈投去。



    吉琅樱轻吐出一口气,抱拳作揖道:“首察大人,小的已经完成任务,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黑艺人从怀兜里甩出一把泥沙,周围顿时扬尘四起。





    斐竹跪倒在地,喉处的鲜血呈喷射状涌出,握在手中的六角铁镖滑落在地。

    言翊放下毛笔,起身笑道:“戎尔,随本公子去看看鹰首领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渠良牵着一匹汗血宝马走上前来,“鹰首领,您还需要帮首察大人拿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是斐竹。”戎耳微垂下眼睫,语气稍有失落。

    言翊手中的毛笔停滞了下,随即又书写了起来,“是他走错了路,你虽与他师徒相称,倒也不必过分伤怀。”



    一只黑尾白鸽从东南方的山林间飞出,吉琅樱迅速拔箭、拉弓——

    如今有了假密函,言翊不用亲自前往澜汀阁与言宏交战,只需带着作为污点证人的蓝鹰帮回东源告发言宏,就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戎尔看着他惨死的模样,眼里再没悲悯。

    黑衣人不得已放缓攀爬的速度,戎尔趁机三步腾跳抓住了黑衣人的肩膀,背对戎尔的黑衣人则用手肘怼向戎尔的腹部,坠向地面的戎尔连忙握住峭壁凸出的石块,并拔出了腰间佩剑。

    “鹰首领,您吩咐的信鸽我也带回来了。”戎耳将鸽笼放到地上,信鸽们不由地扑闪起翅膀。





    西川王军营。













    清朗月光照亮归营的道路,戎耳微垂着眼帘走进营帐,“首察大人,属下无能。”

    “戎耳将军可曾知晓间谍的身份?”坐在次席的吉琅樱系紧了额前黑带,神情淡定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斐竹明白了吉琅樱正是言翊的间谍,一想到自己被她的反间计骗地团团转,他很是不服,破口大骂道:“鹰首领,你这个叛徒!”



    不甘心的戎尔赶忙向前追去,眼看黑衣人就要翻越上山林,他拾起地上碎石甩手镖去——



    说着,她便放飞了黑尾白鸽。



    吉琅樱没想到言翊不需要弓箭也能施展羽箭的威力,更没想到斐竹死到临头还要偷袭自己,她牢牢盯着那枚六角铁镖,惊魂未定。



    看到黑衣人真面目的戎尔陷入呆滞,睁大的眼里满是惊疑。



    埋伏在周围的士兵倾尽冲出,可轻功了得的黑衣人猛地起跳腾空,以士兵们的脑袋作为跳板,踩踏着逃向峭壁间的缝隙。(爱阅读)

    “嗖!”



    脱手的羽箭直直腾空飞去,黑尾白鸽应声落地。





    “戎尔将军,斐竹还不知信鸽已被我截下,他此刻定会原地等待西川王的命令,你且带人去山林东南方围剿,务必将其余信鸽先行带回。”吉琅樱将长弓收回进臂弯,又看向言翊,“首察大人,密函写好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是时候了。”吉琅樱拿起长弓,大步走出营帐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言翊抱拳表达敬意。

    六角铁镖已经证明斐竹就是杀害督查吏副使的人,言翊不过是以牙还牙。

    趁着戎尔视线受阻之际,黑衣人用尽全力攀爬上峭壁,消失在漆黑的崖顶。











    平平无奇地碎石经戎尔之手变地威力十足,重重地记在黑衣人的手掌。



    “世子暗自兵分两路,另一军已到达澜汀阁。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

    半空中划出一瞬亮银的光。



    内账里不断响起器皿碰撞声,矮脚木桌上的物品全被言宏挥落在地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加入书签

目 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