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    【裙酒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











    哪怕当个芝麻小官,她都有可能打听到父亲的消息。



    吉琅樱没有给予回答,她微垂着眼帘,心事浮沉。

    以上种种,吉琅樱认为蓝鹰帮东源扎根,是目前最好的去处。

    西川王并未被处死,随时有东山再起的可能,那她的复仇就不算完成。

    吉琅樱从思绪中抽离,勉强笑道:“我们不回西川了,今后有的是机会来这吃饭。”







    况且,当恶俗小厮总归不是长久安生之事,父亲也还未找到。

    “阿鹰老大?”小油条放下木筷,“咱好不容易到东源最有名的饭馆,您怎么不动筷啊?”

    内帐光线昏暗,也再无袅袅香薰。

    “哐!”



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蓄着八字胡,浓眉横对。



上了新人。

    言宏若有所思地捋了捋胡子,低沉道:“也有可能带着账簿叛变。”





    吉琅樱心头一紧,难道言宏已经派人来了?





    言翊继位的消息已经昭告天下,在必要时刻,她能借助言翊这个能与言宏抗衡的新靠山保命。



    一群官兵突然闯入包厢,恶俗小厮们下意识地举起双手。

    观鹤堂。

    坐在二层包厢里的吉琅樱对着满桌美酒佳肴,却没有半点胃口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小油条额上的蓝带,严肃道:“尔等是否为蓝鹰帮?”

    无兵无权的言宏日夜抑郁卧床,对账簿之事百思不得其解。





    她独自浪迹天涯倒无妨,可小油条等人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摸了摸挂在脖上的玉戒,生出了在东源当官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东源好。”小油条笑嘻嘻地啃起鸡腿,“这儿靠近王宫,肯定有更多赚钱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一只只陶瓷仙鹤屹立大堂,形态各异。





    她是间谍的事西川王迟早会知晓,到时西川就再无蓝鹰帮的容身之处。

    “西川王。”柯宗走到软塌前,“鸣鹰茶馆仍旧未开业,鹰首领估计在销毁账簿的途中遭到新王迫害。”



加入书签

目 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