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    【裙酒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“虽然我们是远亲,但从小是一起长大的。”决尧严肃打断了决沁琪,“你的性子向来狠毒,因为嫌弃黄鹂吵嚷,就将其活活放血杀死,又在长辈面前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两人迅速将书籍重新摆回书柜,带走了这张格局图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席景宥紧锁起眉头,语气关切。







    可这书房只有吉琅樱这个“外人”来过......







    耀明殿。

    “别阿

    “井水之中有死老鼠,怕是染上了鼠疫。”谷挽如实回答着,满脸忧愁。

    谷挽在这时冲进耀明殿,焦急道:“陛下,尚公局许多宫女一病不起了!”

    招惹吉琅樱,对家族是百害无一利的。





    “军师,贵妃娘娘如此坦然,感觉不像是她。”





    决沁琪愣了下,眼里闪过惊讶的同时,笑容也变地僵硬,“我,我怎么会......”

    拾杏与决泰成功会面,并用伪造的账簿获得了决泰的信任,要求其先拿到同意供货的圣旨,就会立刻告知秘密资金的地点。





    他入宫上朝后,在转角长廊特意等待着吉琅樱。

    “还是小心谨慎为好,世上没有什么能逃过他的敏锐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说的,已经说完了。”决尧恭敬地俯肩行了个礼,“还望娘娘您铭记。”

    两人看似无关紧要寒暄时,决尧猜测着吉琅樱的用意,吉琅樱则将目光悄然落在书柜。

    “在耀澈皇子的汤羹中下毒,是你做的吧?”决尧无视着决沁琪装出的纯真无害,语气冰冷无温。



    “你最好收敛一些,她可是贵妃。”决尧凝视着决沁琪,语气不容置否,“倘若你做出的事会威胁家族安危,到时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



    当席景宥到达尚宫局时,时萱已做出移居夏明宫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那秘密资金连线索都没有,说不定是个子虚乌有的传闻。”吉琅樱轻扬起一抹嫣然笑意,“加之本宫还忙于查找对皇子下毒的幕后凶手,可没那么多心思。”





    决尧叫退了陪伴在侧的阮香和吴珺,淡漠道:“这儿没有别人,我们暂且放下身份交谈吧?”

    彼此互相点头行礼后,决尧开门见山询问道:“娘娘是否也在寻找秘密资金的下落?”

    加之聪明的她何曾不知道阮香和吴珺是时萱的人,她只能装作温暖纯良,让时萱误以为她是个柔弱之人,好将心思全部用在吉琅樱身上。







    可决沁琪根本不以为然,“本宫认为,抛开身份的交谈到此为止吧。”

    决尧轻蹙了下眉,俯肩行礼后绕开了吉琅樱。







    翌日。





    决沁琪望着决尧的背影,咬牙骂了声“疯子”。



    鹬蚌相争渔翁得利,她只要从旁看着吉琅樱和时萱争斗就好。





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吉琅樱让魏桂用犀牛抓来的死老鼠投入水井。



    “对,是我没错。”决沁琪板起了脸孔,神情狠厉,“这只是我给贵妃的下马威,只是一丁点,一丁点心思就能把她吓地够呛。”

    “别指望,朕对你用心。”

    “别掉以轻心,她是我唯一捉摸不透的人。”







    在决尧熄灯离开时,北珞素和魏桂潜入了书房,翻箱倒柜寻找着,顺利找到夹在书籍中的丞相府邸格局图。

    背道而驰的两人,互相警惕着。

    “哥哥,您来了。”决沁琪起身走下高台主位,热情且恭敬。





    决尧并没有及时回宫,而是前去探望了决沁琪。











    就算是她主动靠近,只换来席景宥薄情寡淡的“忠告”——

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,难不成是决尧将军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决尧发现书籍的摆放位置有了改变,意识到有人也在觊觎着秘密资金。



    沉韵所居住的闺房竟有东南西北不同的四间!



    决泰顺利得到倭颇供应后宫物品的圣旨,并向席景宥提出拿到秘密资金后会用于收复失地。

    说完,他头也不回地离开殿堂。







    “好啊,本宫,啊不,我也正惦念着哥哥您呢。”决沁琪笑意友好,语气温和,“来了这皇宫,许多规矩都不太适应。”

    等待鼠疫发酵期间,她去见了决尧。

    她本是已继任皇后直冒进宫,可偏偏因为吉琅樱,沦落成妃位不说,席景宥根本就没踏入宫殿一步过。



    吉琅樱也再次迈开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我书房的书籍,摆放位置出错了。”决尧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平静,那双似乎能看透一切的双眸直视着吉琅樱,“如果是娘娘您想要查阅沉诸的资产明细,大可直接与我说明。”

    一心想要做出些功绩的席景宥自然是点头答应了。



    决尧必须提前警告决沁琪。

    “师父何出此言?”吉琅樱保持着淡定,像是从未要人潜入书房一般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加入书签

目 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