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    【好大的瓜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

    “原来是婠婠姑娘和师仙子,久闻二位大名,我看你们的伤势很

    婠婠和师妃暄则是受到冲击,两女的身形都犹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,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这是婠婠所修炼天魔功的绝技。

    婠婠和师妃暄都施展底牌,希望尽快结束这一战。



    可就在婠婠与师妃暄都一颗心沉入谷底,相继沉默。

    山谷中。







    “我的天魔功接近十七层,你也接近剑心通明,或许这就是天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们还没死吧?”

    良久。



    剑气连绵不绝,犹如惊鸿掠至。

    “不罢手又如何,难道你还有余力不成?”





    刀光剑影,劲气四溢。







    婠婠和师妃暄双双倒地吐血,她们全身经脉都受到重创,短时间内无法动用真气。

    伴随着真气震荡的余波冲击,地面坑坑洼洼,满目疮痍。





    看这位少年白衣胜雪,器宇轩昂,并不像恶人,让师妃暄心中稍稍放心。





    美人如玉剑如虹!

    师妃暄毫不示弱,色空剑破空,伴随着清越的剑锋轰鸣之声,寒光四起。

    听到婠婠和师妃暄的话,宋羽笑了。



    “婠师姐,你不怕死吗?”师妃暄淡淡的问。







    婠婠笑道:“佛门不是讲究四大皆空,六根清净吗?你竟然也会害怕?”



    婠婠和师妃暄彼此对视,在这样危机的情况下,两人想恢复行动自如并非没有可能,但如此严重的伤势想痊愈,短则十天,长则半月甚至更久。

    师妃暄低声道。



    若是稍有闪失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,我们能安然度过此次危机吗?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





    两人又是一阵无言。

    婠婠轻轻摇头,她也知道这概率实在太渺茫了,这深山老林里哪里来的人?

    宋羽从两女的谈话中推断得知了她们的身份,不禁心头一惊,他居然一穿越就碰到了婠婠和师妃暄这《大唐双龙》里的两位天之娇女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我就希望这时候有个好心人出现,能救我一命……”

    宋羽其实早就到了。

    师妃暄负伤,却依旧恬静淡然,低声道:“婠婠师姐你也不差,天魔功已经接近十七层了吧,果然是魔门千年以来的最杰出的天骄。”



    这白袍少年相貌英武不凡,手执一把精钢宝刀,正是宋羽。

    伴随着这道声音,婠婠和师妃暄勉强移动视线,注意到前方一位白袍少年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,正注视着她们。



    婠婠的天魔缎带飞旋,卷起无边劲气,似乎蕴含着庞大的吸力,使得周遭树叶、泥土全都被吸来,受到这力场的牵引,空间就如同塌陷一般。





    只是她们说着说着,忽地都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婠婠和师妃暄你一言我一语,彼此间竟有几分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他从那破庙中走出,寻了许久,才找到这处山谷,结果意外发现了婠婠和师妃暄激战。



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,显然不容乐观。



    而且婠婠和师妃暄交战后,双方都已身受重伤……











    婠婠望向师妃暄,明眸露出复杂之色:“师尼姑,你的慈航剑典确有独到之处,想不到你已经接近剑心通明的境界了,咳……”



    看着重伤不能动弹的两女,宋羽的心里浮起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



    这期间万一有意外……她们就凶多吉少了。





    “婠婠师姐,我们都已身受重伤,看来这一战只能就此罢手了。”

    婠婠星眸流转,道:“公子,我是阴癸派圣女婠婠,还请公子伸出援手,我阴癸派上下感激不尽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

    “这天下谁人不怕死?更何况我还有很多事还没做,我不想死……”婠婠幽幽的说道。













    此刻,婠婠和师妃暄都身受重伤,真气损耗已达到了极限,甚至都动弹不得。





    婠婠突然道:“这里荒郊野岭,若是突然出现一头野兽,咱们就要葬身野兽腹中了。”



    嘭。

    师妃暄不理婠婠的挑衅,平静道:“或许是我修行境界还未到吧。”





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也是江湖人士吧,在下师妃暄,是慈航静斋传人,恳请公子相救,日后必有重谢。”师妃暄注意到宋羽的穿着打扮,她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两女都遭遇了她们闯荡江湖以来最大的危机。

    两女在这生死关头自然不会留手,她们对对手的武学十分了解,均是不偏不倚的击中对方要害。

    天魔力场!

    逐渐绝望之时,她们耳畔突然传来一道声音。







    经过此前的一番消耗,两人的真气损耗严重,所剩无几。

    寒光骤然倏闪之间,两人武器交击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加入书签

目 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