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    【江山沧澜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





    “然然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白家主一愣,黄家的那只黄鼠狼妖祖先吃掉白家人后,当时只是普通老百姓的白家人记恨,却又无能为力,因此他们家的祖先才想方设法找到了一只狐妖,才终于可以报仇。





    眼镜早就已经在老丈人扇那一巴掌过来的时候摔碎了,慕文星从满是裂痕的镜片中,看到了妻子的脚,浑身一僵。





    “哥!”和小婴儿一起被带出来的女人正被看管在客厅里,立刻扑了过去。





    现在慕文星把白家说成是当年的黄家,把他们自喻为当年的白家,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白家。



    “小姐,先生他们回来了。”贴身管家匆匆进来说。







    结果肇事者什么责任也没有承担,只



    3号泡泡内。



    白家今夜乱成了一团,每一个工作人员都能感觉到那紧张的,仿佛暴风海啸即将来临的气息。











    谁能想到呢?她找了三个月,朝思暮想,让她痛得心如刀割的女儿,就被藏在她和丈夫的婚房里。

    白心然看着小床上可怜兮兮的小婴儿,神色恍惚,又悲又恨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狠话刚刚说完,又自嘲一笑,咬牙切齿,“可恨的是,这个时代没有‘白狐’了。”









    黄白两家的支持者们上头的热血还没来得及挥洒,忽然就被泼了一大盆冰水,都箭在弦上了,居然是个哑炮??







    那是慕文星用他的钱在婚后全款买的,一栋三层楼的独栋别墅,比起白家自然不值一提,但是他们还是很有仪式感地住了两个月,之后的两年里,他们也时常会过去住几天,那是他们的小小爱巢。

    “她是谁?”父亲凝望着她问。

    “毫不意外。”慕文星嘴角露出讥讽的笑来,“就像当年黄家的祖先随意吃掉白家人并忘掉这件事一样,你们怎么会记得自己根本没放在眼里的‘低等生命’。可惜我们就像你们白家人一样,不仅不会忘记,还会永世记恨,伺机报复。”



    “张瑞澜是你们的……母亲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她好端端地推着小车带着两个孩子赶着早上卖早餐,黄白两家小辈在马路上上演追逐戏码,白家的车子一个拐弯,就将妇女撞飞了出去,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亲眼目睹,成了这一生的梦魇。





    然而即便杀了那只黄鼠狼,杀了几个黄家人,白家的恨也始终难消,因为他们的祖先当时失去的是父母姐妹,那痛痛彻心扉,至死难忘,无法释怀,以至于传递给了下一代。

    白心然这才终于看向了慕文星,咬了咬唇,“你要自己说,还是我来说?”

    龙玲脸色很不好看,不明所以,却也没人能给她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这么多代以来,黄白两家斗个不停,互相算计使绊子。神仙打架,小鬼遭殃,当时独自抚养儿子和女儿的张瑞澜就是无辜遭殃的小鬼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数辆越野车又启动了。

    慕文星还未说话,他身边的女人便仇恨地瞪向他们,大声骂道:“事到如今你们倒是摆出受害者的嘴脸来了,要不要脸?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垃圾,你们也配因为祖先义愤填膺的记恨黄家?你们跟黄家就是一丘之貉,一路货色!我们确实算计你们了,那又怎样,你们活该!”



    两人同时皱眉,这是谁?哪个家族的人吗?







    “这么多辆车,又是白塔的方向,他们要离开了?”

    白心然扶着家人的手,抿紧了唇瓣不去看地上的男人,“我没事,淼淼……正在发烧。”

    龙玲注意到,那些天之骄子们也都上车离开了。既然如此,她也没必要留下了。

    那个小房子里,他们如胶似蜜,放肆的玩闹亲热,让她偶尔想起都觉得幻梦般阵阵发晕。然而现在她被狠狠抽了一巴掌,从天上摔回到地上,才发现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啊。









    “淼淼呢?没事吧?”



    慕文星也阻止了还想继续骂的慕文月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女人叫张瑞澜,不知道两位记得吗?”慕文星冷冷地看着老丈人和大舅子。

    慕文星被用力推进屋内,狼狈地跌倒在地上,刚好摔在了白心然的脚边。

    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,刚好也爱她,不用付出任何东西,随随便便轻轻松松就拥有一个完美丈夫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……”大舅子在这会儿可没有什么绅士精神,一把扯起她的衣领把她拎起来,被白心然阻止了才松了手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才将注意力放在慕文星和他身边那个陌生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每当这个时候,她心里就涌起一种屈辱感,如果她是个返祖人,她就可以像其他家族的人一样直接进入主帐篷,问个清清楚楚,而不是像这些没名没姓的返祖人和普通工作人员那样,只能等消息,就像低了那些人一头一样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,白家人离开了?到底怎么回事啊,是真不打了?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加入书签

目 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