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    【江山沧澜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

    光是对上裘法的双眼,就失去了说谎的勇气,白家人只能坦白这一切的缘由。

    “……在楼上房间里。”白家主无视了女儿哀求的目光说。他不能为了慕文星兄妹挑战裘法的权威,他们原本已经打算放过慕文星两兄妹了,可是裘法来了,只能说他们兄妹的命运注定如此了。



    古代闻名至今,尽人皆知,主凶,又被称为“战神”的四象之一的白虎的血脉在他的体内流淌。裘法的战力在国内敢称第二,没人敢称第一。因此一旦他亲自出手执法,被执法者的下场,只能看裘法的心情如何来决定。

    然而已经太迟了。

    本该推开她上楼的执法者受不住白心然的哀求,为难地看向司长。









    “现在,谁来告诉我,是怎么回事?”裘法看着白家人问。

    白心然是有名的大美人,此时身形单薄,脸色煞白,泪水像星星一样从眼眶里掉落,着实是我见犹怜。她用这种姿态求人,只要是个男人就都会愿意答应她的任何要求。















    白家人瞬间唰一下冒出了冷汗,黄家人这边似乎也有些不安,只是底气充足,因此勉强还能挂着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白心然被毫不留情地一拨,踉跄了两下,像是承受不住一样捂着嘴跑出了家门。

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黄家人瞪大眼睛,好家伙,幕后黑手居然是他们家女婿,一个普通人!

    慕文星是这么多年来返祖大家族里唯一一个胆敢搞事者了。





    怎么回事?他们是在维护那个幕后黑手?



    明明穿着皮鞋,但是他就是没有发出任何脚步声。而随着他一步步走来,身为报案人的黄家人,不知不觉也已经满头大汗。



    黄白两家是长海州最大的两个家族,任何一家倒下,都将影响这个有着一亿三千万人口的大城市的方方面面。政府一直都试图从中调停,只可惜几百年的世仇难解,两家昨晚休战,政府也是狠狠松了一口气。



    “不!”白心然挡在楼梯口,泪水涟涟,哀求地看着裘法,“他只是普通人,他的所作所为都是情有可原的,求求你放过他,我们会把他送到警局去的,求求你。”她又看向黄家人,“伯父,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错,我们愿意协商满足你们的条件,求求你们放我老公一条生路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他们忽然感觉到一阵恐怖的凉意从脊背爬起,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慕文星和慕文月现在所处的位置确实比较微妙,可以归裁决司管,也可以归普通人的司法机构管,如果送慕文星去警局,那他们所做的事也不过是未遂,在黄白都不追究的情况下就没有惩罚,但是进了裁决司就是另一种境况了,挑拨两大家族开战,是返祖人世界里是重罪。



    两兄妹的命运,全看裘法的意愿了。





    也是因此,七年前年仅21岁的裘法任职裁决司司长后,气焰嚣张的各大返祖家族都乖顺了下来,没人想当他爪下的亡魂,没人愿意去挑战他的权威。

    “我们什么事可以私下解决,你们撤销控诉,我们加倍赔偿。”白家家主看向黄家家主低声而紧迫地说道。



    “拷走。”裘法看向身后的下属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公开道歉,你要的条件都可以商量。”白家主又道。

    然而裘法用那双眼睛看了她一眼,眼中仍是那种没有人性的残忍冷酷,丝毫不为所动,用手上的执法棍将白心然拨开,“我不喜欢重复说过的话。”



    只见门外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地站着一个男人,他的半边身体隐藏在墙后,用一种古怪的仿佛在窥视的姿态站在那里盯着他们,面无表情,像是大型肉食动物在暗中观察猎物。

    明明是返祖人,五感也比普通人更强,可他们却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,这个男人就站在了那里。





    “呵呵,你在说什么笑话呢,事到如今撤销,我们有病吗给自己找麻烦?”黄家家主则道。



    如今黄家人报案,说这一场战争是因为有人从中作梗,暗中算计才导致的,很多人不免多想,自然要好好查清楚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裁决司司长裘法。









    看到他们注意到他后,他才将半边身体从墙后移出来,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。他的身形高大,黑色大背头下有一张剑眉星目,线条硬朗帅气,俊美得毫无瑕疵的面孔,身上披着的黑色制服外套纤尘不染,戴着黑皮手套的手上拿着一根执法棍。

    大人物确实亲自过来了。



    他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,只是里面似乎看不到任何人性的温度,而是兽性的残忍无情。

    黄家人顿时面面相觑,几乎要同意了。他们早就厌烦了跟白家人冤冤相报没完没了,如果白家人愿意服软的话,也不是不行,但是裘法这边……

    黄家这边终于意识到,白家这边情况好像有些不对,几百年的世仇,哪里会轻易向对方低头道歉,换做黄家黄家也做不到,因此他们才直接找上裁决司的,结果现在白家居然愿意低头?
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加入书签

目 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