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    【江山沧澜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江清离开湖心岛,坐上出租车一路前往约定地点。

他前脚才出来,后脚武家主也从湖心岛出来,跟在了江清后面。他没有打车,这种时候路上车辆稀少,打车容易被江清察觉。

他的胸腔里被不可置信侵占,与这不可置信一起涌上来的,还有满腔怒火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竟然会是江清!想到他可能在算计他女儿,不知道要把武瑛怎么样,武家主就怒火中烧,杀意汩汩冒出。

组织少主是江清,那当年的谜团就有了答案。当年他和江渔那一场实在让他费解,江渔什么都不知道,因此他断定是有人利用她来设计他,要达成什么目的,却无论怎么调查也找不到对象,因此只能以静制动,坐等对方出招,却没想到这么多年什么动静也没有。

原来竟是江清!毕竟谁会怀疑一个12岁的孩子,这个孩子还是受害者之一的亲生孩子!

捉贼拿赃,看他跟上去看看他要干什么再收拾他不迟。

江渔求他饶江清一命,他看在数年的夫妻情分上,可以饶他一命,但是这顿打江清是别想少,等他揍他一顿,再送他进裁决司!

一路潜行跟踪,江清坐在车内,没有发现武家主这种级别的高手跟在身后。

另一边,同样有数道身影在夜幕下快速闪过,来势汹汹。

主持人在办公室内,焦灼地走来走去。

景姵给的地点在郊区的湿地公园,这种寒夜阴风习习,树影婆娑,鬼影幢幢,好在穿过树林,湖边的空地被皎洁月光照亮。

江清走着走着,眉头便忍不住蹙了起来,龙锦让他来这里,到底要干什么?

身后树林里,似乎响起了一点枯树枝被踩断的声音。

江清猛地警觉起来,往后看去,“谁?”

安静了一瞬后,一道身影缓缓走了出来。

江清眯起眼睛,手摸向了身后,那里别着一把小巧的但威力甚大的返祖手/枪。

“是我,少主。”一道女声响起,但是江清一听就知道,是费先生。

费先生身后还跟着数人,因为都是高手,所以脚步鬼魅一般,无声无息。

来的是自己人,江清却非但没有放松下来,反而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“费先生,你跟踪我?”

“少主,我们来接你回去,今天返祖家族中没有人认出你,但是明天裁决司就会采取人脸识别的手段了,到时候您恐怕想逃就太晚了。”费先生说。

“我还有事没做。”江清说。

“是您想给武家的那份大礼吗?”费先生问。

江清微微要紧牙关,“没错。”

江清话音方落,一道恐怖的杀气裹挟着利风瞬间袭来。

“砰!”一阵巨响,尘土混着鲜血顷刻炸开,尘土飞扬。

江清被费先生瞬间拉着躲闪开,定睛看着前方烟尘弥漫的位置,一道身影随着烟尘渐渐散开,在月光下渐渐显露。

那影子高大威武,气势惊人,一看便不是等闲之辈。

分散而立,对江清呈现保护形态的组织返祖人,瞬间提起十二万分的警戒,摆出了战斗的姿态。

江清心中升起强烈的不安感。

“江清,说说看,你要送我武家什么大礼?”

武家主站在两具已经在那短暂交锋中落败并死亡的组织高手身上,露出一个没有温度的笑容,问道。

……

武瑛在一阵莫名的不安中醒了过来,醒来发现江清没在床上,手一摸,没有残留体温。

“哪去了?”

她感觉口干舌燥,但是江清没在,没得使唤,只好自己爬起来喝水。

床头的水壶里之前江清已经装满,她端着杯子一边喝一边往外走,看看他大晚上不睡觉在干嘛。不料当隔音效果超强的门打开后,她就听到了一阵哭声。

哭声从楼下传来,她循声找去,来到了江渔房前,因为她开着门,声音才传了出来。

武瑛惊讶,走进去轻轻碰她的肩膀,“江姨,你怎么了?”

伏在床上哭的江渔一颤,抬起头连忙擦眼泪,“没、没事。”

“我爸说了什么混账话吗?我去找他。”武瑛起身要去找武家主,她知道老爸心里始终爱着妈妈,娶江渔只是出于责任,但是既然娶了人家,就要好好待人家,更何况江渔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好好过日子,从来不作妖,不强求任何东西,是个不错的女人。

“没有!”江渔连忙拉住武瑛的手,眼泪又涌了出来,“是……是别的事。”

“什么事?说出来,哭又解决不了事。”武瑛拧起眉头说。

“是……是关于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加入书签

目 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