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    【周清清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和广告拦截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俞鱼脸色憋得更红了,伸出小爪子推他,气若游丝地说:“哥哥,你别抱我,快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哇!!!”





    傅禀和傅定心里一惊,傅禀更是直接把她拎到了怀里,急声问:“怎么了,胃疼还是肚子疼?”

    越说越羞耻,哇的一声爆哭。

    傅定看着这一幕,忍不住说:“三哥,不然还是我来抱吧,你给医生打电话让他赶紧来看看俞鱼到底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谁知怀里的小姑娘不长眼,还伸爪子推他。

    房子也就算了,居然还让他跟三哥提供哄睡服务,就问哪家的私生女有这种待遇?!



    说完就走了,活像是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。





    “别哭了,我跟你四哥这不是关心你吗?下次想尿尿直接说,别支支吾吾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怀里一空。

    崽子被抢走了。

    还传染给了他。



    傅禀:“……”这他妈,都是什么破事。











    话音落地,空气都跟着安静了下来。











    这小崽子,竟是尿他三哥身上了?



    “三哥,你不是要把她从这里抱到卧室吗,弟弟这就不跟你争了!”

    “拿个屁,你快打电话,要是误了救治时间你负责!”

    傅定把小奶团子又扔回了傅禀怀里。



    “你尿了老子一身老子都还没找你算账,你还委屈上了?”庄园实在太大,刚才就该让父亲把他直接送到房间楼下。

    俞鱼快要急死了,却又被打断。

    哪个大家族能没几个私生子,像傅善则这样婚后不乱搞的总裁才是少数。

    两个哥哥放完狠话,迟迟等不到回音,心里觉得奇怪,低头一看,这可不得了。



    就见小姑娘捂着小肚子,脸颊红得不像话,嘴巴更是紧紧抿着,看上去难受到了极点,仿佛随时就能厥过去。

    他也没当回事,转了个弯挡住傅定伸过来的手,用另一只手从兜里掏手机,刚准备打私人医生的电话,手臂却是更湿了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看小崽子都嫌弃你成什么样了,她明明就是想让我抱着看病。”他眉头皱了皱,嗅了两下:“不过话说回来,我胳膊怎么湿了,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傅禀傅定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两张俊脸出现了同一种尴尬,还带了点无所适从。







    “哥哥是大坏蛋!”

    虽然傅定知道俞鱼的存在不能全怪他爸,但他就是就觉得傅善则对这个私生女未免也太好了一点。









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哥哥——”

    “鱼鱼知道了,鱼鱼不得意,那个……哥哥——”



    “你去打,老子今天还非抱不可了!”





    傅禀一边走,一边看着怀里还在抽抽噎噎哭个不停的小奶团子,忍着把她丢出去的冲动说:“小崽子,

    傅禀吵得正凶,隐隐察觉到抱着小奶团的那只手臂有点湿湿的。



    “是你跟四哥,一直打断鱼鱼尿尿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傅定抱着俞鱼哈哈笑了两声:“三哥你不行吧,还是被我抢到了!”

    “小崽子,你不让我抱是吧?你今天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看,看看我是怎么把你从门口抱到卧室的!”







    傅禀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,难看无比。







    傅定眼尖,一下就看到傅禀湿了的袖子,眼神逐渐呆滞。

    疼也不让他抱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傅禀脸色也差到了极点,语气倒是平平,“谁知道他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他傅定,绝对不可能认这个妹妹!

    俞鱼涨红了脸,尽管她才不过四岁,就已经等体会到大人羞愤时的那种恨不得刨个坑把自己埋了的滋味。

    傅三少和傅四少人生头一遭,被一个小奶团子尿了一身。





    俞鱼捂着小肚子,刚开个口,就被傅定打断了,“小崽子,你别得意,别以为我爸稍微看重你一点,你就能当我妹了。”









    虽然这小崽子长得很可爱,说话也软软的像个糯米团子,但谁让她是恶毒女人生的孩子。







    她硬生生被自己羞哭了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,是嫌弃他吗?



    泪眼滂沱的小奶团看着两个罪魁祸首哥哥,一边抽泣一边小声指责:“鱼鱼想尿尿,哥哥一直不听鱼鱼讲话,还非要抱着鱼鱼,不让鱼鱼尿尿……”



    福至心灵,傅禀忽然就意识到了什么,浑身一僵。





    “小崽子,你喊得再怎么亲也没用,今晚老子陪你睡这里就已经够可以了,哄你睡觉?呵,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,想都别想。”傅禀臭着张脸说。

    “三哥,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一个四岁小孩较劲,快把俞鱼给我拿来!”

    \u0006\u0010傅定不可思议道:“咱爸到底有没有搞错,让我们哄这个小崽子睡觉?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加入书签

目 录